老王衣服上的滚滚

不求甚解囫囵吞枣欢迎指教

关河令02

* 我不是故意拖的,但是文档被误删加上本身就是个不管事儿的主,所以晚一些放文
* ooc有,老王难断家务事有,姨太太们的争风吃醋有
* 能接受请继续,文风被狗吃了系列。
  露西离开门厅后,克雷夫人收回了视线,端起茶杯漫不经心地看着杯壁,像是杯子中有极繁复的花纹要欣赏一般。
  阿尔弗雷德作为一个年轻人终究耐不住性子,手移到双腿间交叉,眼睛也开始渐渐四处张望。克雷夫人在心底感叹年轻人还是太沉不住气。开口便道“琼斯先生”。
  阿尔弗雷德从神游中吓了一跳,随即点头应了声“啊”,还亏了那张俊脸,才不至于显出傻像来。
  “你是个年轻人,或许不清楚谈婚论嫁需要什么,我看着露西长大,她如今也到了这个年纪了,我能做的只是作为一个长辈多帮她看看人罢了。我看你不错,但结婚不是两个人看对眼就可以轻易结下的,我看露西是真的蛮喜欢你,你不妨和我说句实话,你家里……是做什么的?”言外之意就是探家底了。克雷夫人目光灼灼,没有了刚才的亲切娇媚,看起来身为一家女主人的精明和高贵方才让小伙子意识到长辈威严所在。虽说阿尔弗雷德早预料到会有这么一问,但第一次见长辈就遇上这个问题还是让他有些惊慌失措。
  他第一次见露西便可以猜到她家境良好,但从未想过自己与她家会有那么大的差距,今日一见,别说在市中心的房子,就算是这里随意一个摆件都可以值上他家几个月收入,还不带吃喝拉撒那种。他当然清楚钱与权势总是结婚时双方父母都要考虑的事情,但是克雷夫人第一次就这么直白的问……真的不是给他下马威吗?
  阿尔弗雷德暗暗咬牙,握紧了拳头,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抬起头正视克雷夫人,蔚蓝眸子闪出一个男人的果决来“夫人,我家中并不如露西家殷实富裕,我也不能立马就给露西这么好的生活,但我是真正地爱着露西,我会做好一个丈夫应该做的一切,您要相信我是真诚的。”小伙子一脸认真坚定的表情让他多了几分男人味儿,让克雷夫人想起自己年少时的情人,当即神色便软了下来,“琼斯先生,我知道你们两个都爱慕着对方,单数这件事不会那么容易,我姐姐姐夫都把露西放在心尖上宠着,你们之间若是差距小些当然会容易得多。我自己是愿意让露西自己选择她爱的人,但是我也要顾及贝福特家族的门面。你先不要太急,这件事我会尽力帮助你们,过几天有一个宴会,你先与我见见其他先生,自然会有机会的。”
  克雷夫人一番话硬生生将阿尔弗雷德讲出一身冷汗,客厅里的氛围有些冷硬下来,而露西此时正抱了 一个精美的木盒子下来,那个盒子上是极精美的雕花,栩栩如生的花上镶了金边,俞发华贵。只是那花看着不像玫瑰也不似郁金香,却别有一番精致华贵的美。
  克雷夫人笑得又明媚动人了,她让露西坐在自己旁边,帮妃打开盒子,盒子里铺着柔滑光洁的丝绸,上面卧着一对玉雕鎏金的牡丹簪子。“这是东方女人戴的首饰,巴黎少见的稀罕货,就那么几对儿让夫人们几乎抢疯了,我托葡萄牙的老熟人才带了三对儿回来,好看吗?”
  露西被精巧的异国之物迷住了,“天呐,这真是太神奇了,东方的女人怎么戴着这么奇怪的首饰的呢?这尖尖的倒像是勾毛衣的针呢!”阿尔弗雷德看着露西手中剔透耀金的小玩意儿心中一动,东方啊……他曾经听自己祖父说过,东方有着数不尽的财宝,有黑色的光滑长发和黄色的皮肤,那里的人要三跪九叩,有宽大的飘逸的衣服和精美好处的食物……如果他能去往东方带回财富,就可以不受阻碍地娶露西了吧……
  新的国家里麻烦不少,而老的国家里同样也不那么平静。这江南发迹后,秀美的园林和独具一格的文化也发展起来。广东一带的人几乎天生的好脑子,加上皇上虽然看不起但还是开了通商的路子,洋人们极喜欢东方的东西,商人虽然地位不高,但攒钱还是办得到的。王家祖上是做了大官的,后来觉得伴君如伴虎,老爷子还在朝廷时便立下规矩,王家下一代绝不能有当官的,这清廷的腐败他这个人精怎么看不出来?就算外面不明显,但是内囊里也要尽上来了,他在朝廷时就看见那太后的野心,一个妇道人家这么猖狂可是祸国的征兆啊!但一把老骨头何况道德伦理纲常不能坏,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还是早些另谋生路吧。老爷子退下前就想办法斩了公务和自己的关系,任由那女人折腾去,装作一副老了不想办事儿的样子,替自己谋了个偏远的地方待着建了个宅子,用着自己早些年提拔的学生留下的关系网,安安生生的做着绸缎生意,好不兴隆,税务也交,如果上面来人就给钱打发,有的是钱啊!一来二去,上面也不再提防老头子反水,就当是颐养天年等着抱孙子的老头一个,加上收了钱自然要说话办事儿,老头也还有了不错的名声。王老爷子虽然人已经老了但当年也是风流倜傥的,老年得子的老爷子心收了倒也健康许多,生了大儿子王耀后又有了一个丫头两个小子,一家平平淡淡也就几房姨太太争争宠的事儿。王耀长大后更是清秀俊朗,见到的人莫不说这是个好儿郎,王老爷子年轻时的英俊潇洒是遗传了个十成十,剩下三位都有着老爷子优良的基因和各自母亲的漂亮事儿,但王老爷子最中意的仍旧是嫡长子王耀。这王耀吧说来说去简直是比姑娘还俊,加上从小习武,身材修长挺拔,早成了许多姑娘家心里的理想夫婿,经商又是一把好手,门前背后各一套两面三刀玩儿得不比自家老爷子差,可又偏偏皮囊好知礼,让人挑不出错处,府上上上下下没有不喜欢少爷的,就连沉默寡言的二少爷嘉龙都只在大哥逗弄下会笑出声来。
  且休提大少爷如何厉害,王家老爷子娶过几房姨太太,正夫人是原边关将领的千金,自小将作武将女儿来养,英气逼人,当年看不上众多想来攀亲的,独独被王老爷子收服了,身子骨一等一的硬朗,制得了全府上下。当初南下,大夫人一个人组织着几百号人有条不紊,几房姨太太就算小打小闹也不会太过分全仰赖着管事儿又有脸面的大夫人。正如虎父无犬子,这厉害的娘教出来的孩子也不弱,王耀年纪轻轻就知书达礼懂事有为,训得了下人拉的了亲朋,哄得住小孩忽悠得同行。哦不,王大少爷名声出了奇儿的好,做生意的想与他做买卖,道上的人也敬畏王大少爷的手段,这少爷看起来温和儒雅一副君子样,切开来肠子不比道上的白。当初一个布匹商行看不惯王家生意兴隆,找了几个人闹场子,王大少爷当天就找出了幕后主使,找了个理由把人家送官府里去了,而偏偏那个商行得罪的人多,王家名声又好,这事儿就这么定了,谁知道呢,快要判下时那商行老爷后院里就着了火儿,自己还在牢里呢就被人戴了了绿帽子,这一来二去那商行就垮了,没有名声又不讲义气行规,生意做不成官场吃不消。王家还是那么繁盛可周围的商行也极少招惹。除了明面上的绸缎生意,王家还有赌场和当铺,这可是黑心家伙儿,但是同样被管的井井有条,王家三兄弟一个管绸缎一个管赌场一个管当铺,互相帮衬没有落下的,方圆百里王家就成了最富裕的大宅门了。
  所谓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那些小门小户的也就坐不住了,几家联合起来想要出海去找找其他机缘,广州十三行禁令颇多,商户们也没法开口,只能求到了王家里,王老爷子一合计,这内地里据说也有几个省不安分的,出去进点洋人的武器备着,给自己家找个出路,虽说是炎黄的根,但还是要听满族人的安排,就算正房是满族将领的后人,也免不了圣上生杀予夺一念之间,就算这里待不下去了,还能出海躲一躲嘛。依着自己的家底过个好日子当然还是可以的,大不了等老女人死了再回来便是。这么一说,王家便开始准备了,上上下下都开始为了这次出海准备,借着出海替皇上诞辰筹备贺礼的名义找了出海的由头,带上绸缎瓷器和精贵物什换取枪和黄金,以及稀罕事儿孝敬皇上,王家大少爷秉承着多坑一点是坑的优良传统,再加上了一部分优秀的朝廷水师给自己护航,准备精良兴致勃勃的王耀意气风发地上了船,放心地看着自己弟弟妹妹接管生意潇洒的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












后面的后面唠叨一下,凌晨三点多才觉得差不多的我眼睛酸涩,终于按下了提交……这里几乎把老王夸上天有一部分私心在里面,但是本来这个时候的老王还是有底气的,很快阿米小天使就会从美洲出发但是并不会遇上老王,老王最后去的还是当初郑和老人家走的路线,但是刚还遇上了逃命的伊万和意图打开清朝突破口的亚瑟,其实很快东印度公司就会被英国玩儿嗝屁了,这个时候鸦片泛滥马上就有了林则徐大人的虎门销烟,然后……你们都懂得……鸦片战争说到底还是利益之争,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背后都是一套套的阴险打算。但是这个时候老王还是没有到亚瑟手里的,具体怎么样我也不知道(摊手)
看得愉快,我要睡觉,明天又是一个顶着熊猫眼的我。

关河令

*阿尔弗出海原因

*OOC有

*有狗血情节,能接受请继续

第一章

  此时太阳已没了中午的毒辣劲儿,正慢吞吞地向远方的地平线靠拢,纽约街上挤满了潮水般下班的人,百老汇的电灯大放光芒,吸引方圆几百里的飞蛾蜂拥而至,衣冠整齐但像海员俱乐部里老水手在樱桃核上雕的人物一样面目看不清的男人在抽烟谈笑。阿尔弗雷德心情愉悦地向前走去,曼哈顿是朵夏夜里开放的夜来香,现在慢慢展开了它那黄绿色且气味浓烈的花瓣。

   阿尔弗雷德是个标准的美国小伙子,有着一头灿烂的金发和海水般澄澈的蓝眼睛,健壮修长的身躯,和如同太阳一般的自信笑容。如果在几代前出生他应该是个标准的英国公民,应该过着一个大英帝国这个巨大齿轮上一个小齿轮应该有的生活,但是他的曾曾曾祖父母来到了这片大陆,并且有了广袤的土地,有了这个英俊得不像话的后代,他们会以他为傲。

   阿尔弗雷德今晚正是为了与小女友的约定出了门,露西是他在跟随同学来纽约时遇上的美丽姑娘,她是纯正典型的撒克逊人。头发呈迷人的褐色,整整齐齐地盘在头上,每一根都有它独特的光泽,雪白的皮肤与森林般深绿色的眼睛交相辉映两只眼睛让人想起人迹罕至的深山中的小精灵,那种迷人的神秘的上帝制造的珍宝。她有着匀称健康的身体,而今天她将自己迷人的胴体藏在深蓝色的衣服中,帽子上装饰着漂亮的黑色羽毛,但并没有遮盖住她秀发的光泽,一头漂亮的棕发盘成发髻只留下鬓边几缕,更凸显出她脸的可爱。两人早已陷入爱河,但始终停留在小心翼翼又情不自禁的接吻牵手,仍旧没有进一步进展,但年轻的激情总是无限的,妄想可以冲出所有阻碍得到真爱。今天正是一个绝好的机会,露西的姨妈正好来到了纽约,这对可爱的年轻人正想要一位长辈的鼓励与支持,因而约定于今晚面见露西的姨妈薇薇恩·克雷夫人。

   两人在广场相见后接了一个甜甜蜜蜜的吻,两人一同来到一所正面用褐色石头建造的房子,身穿黑色衣服的仆人将他们迎了进去。房子内部吊着温暖的橘色灯光,会客厅里古老的水晶玻璃上闪着低调含蓄的光,高高的弗兰德挂毯给厅内添了一抹暖意,一个绒绣的大扶手椅放在雅致的大理石壁炉旁,墙上挂了鲁本斯的画,家具上,架子上还有漂亮的玻璃橱中是成千上万的小摆设:日本的瓷缸,半身雕像,萨克森瓷玩偶,中国的瓷人像以及古象牙制品和威尼斯玻璃器皿等,这些珍贵而稀奇古怪的东西让这个会客厅更像一个杂乱的展览厅。露西与阿尔弗雷德坐在同一边沙发上,等待薇薇安姨妈的到来。

   很快飘进来一个美艳的夫人,穿一双洁净无尘的薄底呢靴,穿着剪裁合身的会客装,腰肢纤细,气派举止高雅,像是宴会上翩翩起舞的蝴蝶,姿态优雅地与露西行了贴面礼。

   “哦甜心,你真是长大了,是个极美丽的姑娘了。我刚从史密斯夫妇那儿回来,他们真是非常友好热情的人。”克雷夫人从上到下细细打量了露西一番,嘴中是真挚的赞美。

“薇薇安姨妈,我也很想你。很抱歉这么晚还要让你见客人,不过阿尔弗雷德很快也会成为我们的家人的。这是阿尔弗雷德,我的……男朋友。”

  夫人抬起头看了看带着笑容的阿尔弗雷德,示意他坐下,自己拉着露西坐下,向露西显出两个人小时候都熟悉的笑容,她端起仆人准备的红茶嗅着茶香。两个年轻人见状也端起茶杯,阿尔弗雷德望着露西在蒸汽里模糊了的脸,心中为即将到来的事情雀跃不已。但是男人总是摸不准女人的心的不是吗?

  美艳的夫人放下了茶杯,双手交叠的放在膝上,柔软光滑的面料衬得她的手愈发白嫩纤细。她看着阿尔弗雷德身上的亚麻衬衣下的微微显出的肌肉,在健康这一项上打了不错的分,那么下一个便是是家产了.....不知道这个小伙子是不是拥有娶上露西的财力呢?

  她看着露西,柔声开口,“哦,小甜心,我让多米尼克带了一些巴黎的小玩意儿,在我房间里,你拿下来可好?就是你对面那一间房子。”

  “我很乐意,亲爱的姨妈”露西欢快地站起身来,薇薇恩姨妈一直对她很好,虽然远嫁巴黎的克雷伯爵,但是她们之见的情谊并没有因为地理位置而减轻几分,而年轻的露西仍然如安琪儿一般纯洁无暇,不懂两个年轻人为了在一起可能遇到的阻碍究竟会对他们产生多大的影响。

    










由于明天要拿通知书,还有其他事情,所以就提前发了。

遁走

  


【预告】关河令预告

一个关于经商老王遇上争权夺利被人追杀的伊万和刚遭遇失恋被打击的阿尔弗雷德,途中被前往清廷意图开公司的亚瑟和无所事事四处游历的弗朗西斯看上(误)的故事。

*人物属于黑塔利亚,剧情属于地板(我)

*逻辑被狗吃了系列,大家都应该爱老王(捂脸),老王奸商长辈说教四个娃儿。

*严重ooc

可以接受就等8月1号。不能接受请点击其他文章。

“万尼亚对于互相厮杀的游戏可一点都不感兴趣,小耀知道我喜欢玩儿什么的吧?”

“你只玩单方面的杀戮”

“该来总会来,不该来的就算来了你也处置不了,弗朗西斯,你们那里所谓的命运,在我们这里就是种什么因得什么果。”

“三千丈清愁鬓发,五十年春梦繁华。亚瑟,我很清楚清廷早已腐朽不堪,但是凭我王家一家之力去抗衡几千年的制度纲常,那只是送死。我经商是要一个保证,保证自己和家人在起义和兵荒马乱中拥有保住自身的能力,你给得了吗?”

“阿尔,我是个商人,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是可变的,只有财富是不变的唯一。别急着否定我,你问问你自己,你对露西小姐的爱,还剩多少?与她表姐告诉你你们没有可能除非你有足够的钱财时相比,一样吗?”

“死胖子,难得这一次万尼亚同意你的观点。布拉金斯基家族处理叛徒的戒律是什么,比什科夫?”

“杀掉。”



虽然是第一次尝试正经严肃的长篇,但难免有纰漏,所以希望各位手下留情,不过如果是建议请随意。总的来讲,老王欣赏阿尔弗灵魂里一些纯粹的,美好的东西,但是他需要为整个王家考虑,人情世故世道险恶他必须要顾及,他与伊万处于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中,和亚瑟则是明知有危险但是不得不联系紧密(毕竟很快要第一次鸦片战争了,亚瑟其实被我当成英国国内引发战争的贵族之一)最终亚瑟求而不得反而生怨的关系,弗朗西斯则属于日常交心床上交体(捂脸)的闺蜜(?)关系。

讲真看起来就这么几个设定但是至今我也不知道最后会写成什么样,写到后来可能就各种偏离了吧.......

应小天使的要求临时决定放预告,大概提个醒,不然被雷到可能还得被小天使嫌弃(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我才不会告诉你其实我也是满地打滚不知如何是好勒)。

昨天回到了家,看着自己拍的照片还是意犹未尽,可是太热了,下次再好好玩儿吧。
天门山的九十九道弯儿相当刺激,老司机的技术极好,坐在最后面的我几乎只能wowuuuuuuuuuuu了。山顶上的风光无限带着点不拘一格的傲气,语言太过匮乏,画面不够真实。在走玻璃栈道前,我知道我的录取结果,加上又见了那么多“第一次”,在走玻璃栈道时非常平静,本来以为会腿颤脚软什么的,我走在最外面还能拍照感受宛如空调一样的凉风。真的很适合修仙啊。天门山是私人的,有比较多的人打扫,感谢不畏辛苦的人们,也希望每一个去的人都自觉。
凤凰古城夜景很美,酒吧灯光迷醉,音乐震耳欲聋,因为太累,就和同伴宅在酒店了,外面的歌声一直到很晚,灯光有让人找不着北的魔力。白天去看了沱江边,《边城》中的场景看了个七八分,如果加上人,会更完美吧。古城夜景大概要晚上十点开始,去早了可以找其他地方看看。这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一条街里的东西比较值得买,当然其他小巷子里也有不错的商品,不过要买姜糖还是百年吴家,银饰朱砂去那个非遗一条街比较好,牛角梳去那个丑霸王虽然贵一些,但真假有保证哦(´-ω-`)。最好先提前了解注意事项。
总得来讲,这是我第一次自己规划旅行,积累了经验也涨了见识,还拿到了理想的录取结果。建议大家多去看看大好河山嘛,放松身心,多看看山水养人哦(´-ω-`)。

啊哈,最近两天在张家界过的,去了土司王宫和天子山。祖国的大好河山呐!山清水秀人美物美。
第一次出门远游还是第一次自己计划,各种意义上的第一次。学到了很多。
口音之杂让我怀疑我身为中国人的能力。
保护从未停止,希望每一个去旅游的人,把好的一面展现给自然,自然也会亲切待你。
我觉得自己简直可以在
vk上发一堆有的没的,如果能吸引更多人去玩儿也是蛮好的。玩儿还是要得噻。
哦一个不会说湖南话却又有湖南口音的湖南妹子表示,这里好,但要注意坑。
天呐噜我的口音到底怎么了

晚清有感

        每次看到晚清时候的历史总会有种世事无常的感觉。看到那个时候的中国,或者说是清,用个词来形容,就是“窝囊”,窝囊透了。但是正是因为那个动荡的年代,才让中国从2000多年的王朝的梦中惊醒,才有那些惊才绝艳的人们为自己的国家拼命,为自己的血脉拼命,为自己和身后千千万万的人的尊严拼命。
        确实,当时的中国没有与各强国叫板的资格,只有自以为强大的八旗子弟,醉生梦死的皇族官员,精打细算的商贾小贩,挥汗如雨的苦力奴仆。在与日本人和谈时还不知密码已被敌人知晓,自己的底线只是他们狮子大开口的筹码,八国联军烧杀抢掠却无能为力,眼睁睁看着他们扬长而去。
        吴侬软语换来飞扬跋扈的洋人不屑,江南烟雨只得来长枪大炮的任意蹂躏,血气方刚化作枪下孤魂,坚贞不屈反引嘲笑侮辱。万里河山只是洋人眼中的肥肉,精美绝伦的皇家园林成了荒凉废墟。
       我痛恨过中国的无力,清政府的软弱,可是没有清政府,我们连存在过的那些瑰宝都无缘知晓,它曾经辉煌过,但是就如同所有中国存在过的朝代一样,走上了衰落的老路。革命起义,然后建功立业封地为王,繁荣昌盛后再也无法掩饰疲累衰败,最后朝代更迭,成了难以破灭的死循环。可以说,直到现在,这个循环依旧存在。真是讽刺啊,我们拥有最早的国家反思录,即便只是作者视角,却一而再再而三地犯同样的错误。
       没有力量注定被欺辱,眼底的恨意谁人知?
        但那么多的事情终究化为纸上墨,在强者书写的历史中没有眼泪的位置。我难以想象那个时候在欺辱中的人民抱着何种屈辱仇恨,因为我没有那个资格,也没有那份经历。我希望现在的中国,拥有坐地起价的流氓气,拥有血气方刚的实力,拥有玩儿心机的智力,拥有四处游荡的底气。
        我不能说自己有多少力量可以帮到中国,我没有将中国挂在嘴边来表现多爱这个国家的意思,只是因为来自血脉的骄傲和来自历史的绵长,让我拥有对这个国家,对这片土地难以磨灭的情感。
       华夏之美,时间会证明。
        8月放文前有感而发。
      

        以及,哎呀情感戏真是让人欲罢不能。
      
      
  

        其实暑假我是打算把写的文放上来的,以往都是挺随意的脑洞,然而这次是很认真的打算开长篇。讲真这么认真写一回就相当想要把文章放上来,却依旧不是很有底气,因为参照的东西很多来自各种搜索,难免有各种奇怪的地方。尤其是历史向这种设定,讲的直白点就是我没出生前发生的事儿,要我百分百不出现疏漏还是太勉强我的,参照各种渠道得到的信息终归会有自相矛盾之处,所以直到现在我依旧在边写边修改,时不时会发现错得很离谱的地方。
         但总归还是得发的,能被人看到如果提点一下也是很好的。8月1号准时发吧。
         总体来讲就是清末王耀出海经商遇上在被人追杀的伊万和同样野心勃勃的阿尔弗雷德,之后被前往清的亚瑟和弗朗西斯看上(并不)的大乱炖。这是个很尴尬的时间点啊。